中文 English
首頁公司概況新聞中心業務中心產品與服務成員單位黨群建設可持續發展社會責任延長子站群
企業文化(簡要)

當前位置: 首頁 > 公司概況 > 正文
職工原創|我的退役老父親
  審核人:   (點擊量:)


張寶香/文

我家相冊里保存著一張父親當兵時的黑白照片,照片中那名英俊威武的青年手握機槍,一雙透澈明亮的雙眸蘊著無窮的吸引力,眉宇間的英氣內斂又堅定不移!一身軍裝更是英姿颯爽,這是父親50多年前的照片。

如今父親已近古稀之年,雖然被癌癥折磨了五年,干瘦如柴、眼眶深凹,但他的背影依舊挺拔,部分頭發依然黑亮。我不愿意用“可憐”這個詞來形容父親,雖然父親的一生坎坷而曲折,但他從不怨天尤人,猶如松柏一樣堅忍不拔。

由于甘肅地理條件的限制,六七十年代的農村生活很艱苦,爺爺奶奶都是被餓死的,四個姑姑相繼出嫁,家中只剩大伯和父親相依為命。十八歲那年父親成為了一名志愿兵,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華全部撒在了保衛祖國的事業上。八年后父親光榮退役,并成功娶到了當時具有高中學歷的母親。母親經常埋怨父親說和他同時退伍的兵都安排了工作,唯獨沒有給父親安排,可父親認為他的根在農村,就要扎根農村。八年的軍旅生涯,磨礪出了父親吃苦耐勞的精神,從此父親開始了一生的艱辛生活。除了“足蒸暑土氣,背灼炎天光、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日常勞作,父親還在在磚廠搬過磚、在工地砌過墻、在煤礦挖過煤,在山溝溝里拉過架子車,他用勤勞的雙手養活著我們一家四口。

從小到大,我印象中的父親嚴肅寡言,從不會用語言表達對子女的愛,但他一直用獨有的方式竭盡所能默默支持我一路摸爬滾打的成長;他和母親的愛情也沒有甜言蜜語,全部體現在平日的一粥一飯里,卻是一顆星星深情凝望著另一顆星星。雖然我與父親之間總以沉默的方式表達著彼此的愛,即便再想念,誰也不愿用語言來表達,我把對父親的思念寄托在一首首歌唱父親的歌中或者默默的回憶里,而父親則把對女兒的關愛默默藏在獨酌時的一杯杯的酒中或者對母親的嘮叨里,緘默少言的父親和內斂含蓄的女兒,這樣的父女情只屬于我和父親,一年年隨時光流逝......

長年的奔波還是累垮了父親的身體。2015年父親查出了胃癌。我們母女三人得知這一噩耗時,猶如晴天霹靂。母親慌亂無措、面無表情,妹妹只嚎啕大哭,我一時間也六神無主,感覺天塌了下來!就在這時,父親反而安慰我們,要我們堅強、不要怕、沒事的!我永遠也忘不了做完手術后極度虛弱如香蕉皮一樣蠟黃臉龐、身上插滿了各種刺眼管子的父親,但父親眼睛里的堅定以及對病痛的淡然使他骨子里的軍人氣概表現得淋漓盡致。無論是切除胃的無奈還是化療期間的痛苦都沒有壓垮父親,他讓我看到了一個父親的堅強和勇敢,那種不到最后一刻不放棄的精神讓我心疼。

這幾年,我的姑姑們、大伯全都一個個撒手人寰了。在父親送走了最后一個手足時,他哭得很傷心。我感受到了父親的孤獨,他經常給我講年輕時送大姑去青海諾木洪農場的一路艱辛,偶爾也拿出二姑親手織的羊毛衫撫摸很久,出門時一直戴著大伯給他親手打磨的石頭鏡,常常念叨小姑做的酸湯面……

“那是我小時候,常坐在父親肩頭,父親是兒那登天的梯,父親是那拉車的牛,忘不了粗茶淡飯,將我養大……都說養兒能防老,可兒山高水遠他鄉留”。一首老歌,仿佛就是為我和父親而作,唱著這首歌,遠嫁他鄉的我早已淚流滿面!


四川快乐12手机版推荐
 
集團宣傳片
熱門文章

版權所有: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技術支持:陜西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研究院數據信息中心    陜ICP備案:05015368號
推薦使用1024*768分辨率瀏覽

 
法律聲明 網站地圖 聯系我們